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笑熬浆糊

胸襟有多宽,路就有多宽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随笔.糊侃]一篇“屁”文  

2012-07-18 12:12:28|  分类: 在路上--风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[缘分.记忆.那些给予我们友情的文字]2

[随笔.糊侃]一篇“屁”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笑熬浆糊--拎壶冲  2007.9.17 深圳

      

[随笔.糊侃]一篇“屁”文 - 笑熬浆糊--拎壶冲 - 笑熬浆糊

 

      

    此为一篇“屁”文。

       人总要放屁,中国人放屁,外国人也放屁,但作为拥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国人,即使放起屁来也比那些外国人放得有哲理。象“放屁脱裤子--多此一举”、“被子里放屁--能文(闻)能武(捂)”、“屁话赛过文化”这一类从群众中来,又回到群众中去的名言警句,足以令我们中国人为自己的语言文化自豪。而象民间传说中,那些通过放屁断出杀人案,旧小说里关于测屁捉盗的故事,更加令老外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   中国人的文化中少不了屁。在大量的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中,屁更起到了突出人物个性的作用。我们经常可以在电影里,看到小流氓恶狠狠地说:“你他妈的放屁”,而英雄对敌人的憎恨也少不了往地上啐一泡唾沫,然后正义凛然地说:“叛徒!你放屁!”。同样用一种事物表达人物,但表现出来的结果竟然能这样不同,可见屁的语言力量具有何等的魅力。

       放屁:一个在不经意间就可以完成的动作,但世道变了,社会进步了,便有了新的使命。某上级文件下达,下级仔细浏览,文件中尽是“抓紧……改革……继续……注意……”通文无半句“新创”,通文无半个“款”字,见没有油水可捞,此下级习惯的把文件往案头一扔,“放屁!”在这悠悠之口脱口而出,上帝给了屁为人类承担不屑、鄙视的责任,便有了口头禅的义务。

   屁,在人生中的地位很是尴尬。同为气体,它不如人呼出的二氧化碳——二氧化碳能转化成氧气继续为人民服务,屁只能惹人讨厌。同为废物,它不如屎尿——前者是农家必需的肥料,却从未听说有人站在田头将放屁当施肥的;至于后者,俗云“屁滚尿流”,其实尿中的尿素自有其价值,屁焉能攀附?

   每个人都要放屁,尽管在人前放屁觉得丢人,饭桌上放屁觉得恶心,但每个人还是要放屁。放屁作为一项自远古流传至今的伟大运动,尽管历经无数世事沧桑,但任谁再怎么独裁、世界局势如何风云变幻,也无法将它从老百姓的生活中抹去。人生有生、老、病、死,活着难免会喜、怒、哀、乐,过着怎么样的生活,就得去放什么样的屁。

 因为,屁是多余的,久而久之“泛屁化”,对一切赘物拥有了“冠名权”。例如废话叫“屁话”,事办砸或白干了叫“屁事”,多此一举叫“脱裤子放屁”;小学生有申请出教室尿尿的,而没有申请放屁的。又据说狗屁文章分三类,一为放狗屁,二为狗放屁,三为放屁狗,程度依次加深。文章而成臭不可挡的狗屁,真要放到该去的地方了。总之,放屁根本不算回事。

 但有屁,不可不放,又不可随便放。《说岳全传》言,如来传法时有女土蝠撒出个臭屁,护法大鹏鸟盛怒之下啄死了她,由此引发一段恩怨因果。迷信不足为凭,却表明屁不登大雅之堂。为难的是屁毕竟不是有鼻子有眼的乞丐,绅士们无法驱逐它。“臭屁面前人人平等”,它会三天两头出来撒欢,满世界散播德性。门尼斯在《一个屁的墓志铭》里宣称:“屁降生人间,气冲云天,噼啪作响、浓雾弥漫”。屁不能乱放和屁难以捉摸的脾性所构成的矛盾,谁都逃不掉。一个人待着还好,怕就怕正经场合屁君不期而至,憋不住又不敢放,十分窘迫。常人讳谈屁、鄙视屁,故而屁一旦现声,放屁者立成嘲笑对象。放屁者为避免受讽,便要掩饰。《笑府》记主人与客人聊天之际放了个响屁,遂拼命拉椅子,想借椅子和地面的摩擦声李代桃僵,结果客人道:“还是第一声最像!”

 如此看来,除了熏出麻烦,它真是“屁用没有”。殊不知事物皆有两面性。话说苏东坡参禅有所悟,写了首偈送给佛印,偈云:“稽首天中天,毫光照大千。八风吹不动,端坐紫金莲。”苏东坡本以为佛印会大加赞赏,未料等来的回复竟是“放屁放屁”。苏东坡不服气,马上跑到金山寺质问,佛印淡然道:“你不是‘八风吹不动’嘛,怎么被两个屁吹过江来了?”苏东坡大惭。佛印以“屁”测苏学士佛学造诣之深浅,戏谑而精准,有药石之效。

   屁还别具风情。以阿谀奉承为标准,屁可划分为一般的屁和马屁。一般的屁多是臭的,要么徒劳无益,要么起反作用;马屁则是香的,能令闻者陶然,放者牟利,达到双赢。《笑林广记》载某秀才死后赴阴司报到,恰逢阎王爷放屁,秀才灵机一动作《屁颂》曰:“伏维大王,高耸尊臀,洪宣宝屁,依稀丝竹之音,仿佛兰麝之气。臣立下风,不胜馨香之味。”阎王闻听大喜,准他再活二十年。该秀才化腐朽为香屁的“屁颂”,广义来说实乃放屁,只是屁从口出罢了。以屁对屁,谁曰不宜?因而古往今来群屁荟萃、众屁纷纭,流屁所及,都乐得屁颠屁颠的。当然,也有弄巧成拙的。马屁拍到马腿上,仿照股市惯例,可称作“ST马屁”或“*ST马屁”。

   我摘引孟京辉的实验戏剧《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》里一句“屁话”作结:“屁放得响,能当校长,屁放得臭,能当教授,不响不臭,思想落后!”我要补充的是,马屁永远吃香,越香越好。

 老说叫人不快的话没意思,还是说个听来的笑话消闲。还是离不开那个不雅的字眼,否则便没了“主脑”,松了“针线”。

    一伙学生乘着汽车同游,其中一女生吃多了糖炒板栗放了个不传其声只闻其气的那个东西。她不声不响,眼帘微垂。

    一个心仪她的男同学心知肚明,赶紧出来解围说是他放的。有人觉得可惜,让人家近水楼台先得月了。

    不料那女同学又来了第二次,另一心仪者赶快抢着说是他放的。第三个心仪那女孩的同学赶紧挤近了她的身边,似乎是时刻准备着,打算近水楼台先得月。

    真的又来了一次。心仪她的那男同学倒是高兴异常,他机不可失,迫不及待的抢先说:“是我!”他比他们更聪明,补充说:“以后,她的屁都归我!”

    哈哈,不说了,可真是屁话连篇。罪过!

[随笔.糊侃]一篇“屁”文 - 笑熬浆糊--拎壶冲 - 笑熬浆糊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1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